跑动英伦线上讲座 | 疫情下的心理健康活动讲稿

跑动英伦线上讲座 | 疫情下的心理健康活动讲稿

疫情下的心理健康——在危机中找到安宁

 跑动英伦俱乐部会员薛莹,精神科医生,心理治疗师,有在北京精神科医院和英国伦敦NHS心理医院工作的经验,国际精神分析师协会候选人分析师,中英心理治疗国际合作项目负责人。目前主要在伦敦NHS 心理医院接诊儿童青少年,家庭治疗,私人执业接诊成人高频精神分析个案。

往年复活节的英国春意萌发,到处是自在踏青的人群,今年在疫情下唯有冷清的街道和蜗居在家。海外华人,远离故土,有多少焦虑和惶恐,有多少对亲人,家国的思念,也有多少是逃离还是留守的纠结……

4.12日复活节周末,薛莹给跑动英伦的华人朋友们带来了一场疫情下的心理健康讲座。

应大家的要求,以文字的形式分享出来,希望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。

焦虑情绪

焦虑是疫情之下很容易被激发的情绪体验:

焦虑心境:担心、感到有最坏的事情将要发生,易激惹紧张害怕失眠,会伴或不伴有认知功能障碍和抑郁心境

焦虑的三个心理层级:

Ø Annihilationanxiety 灭绝焦虑

Ø Fearingloss of loved ones 害怕失去所爱的人

Ø Loss ofsafety and basic trust 丧失安全感和基本信任感

在疫情之下,害怕自己得病逝去,害怕失去家人朋友,害怕失去安全感是很常见的焦虑表现。我们每一个人不同程度上都会有这样的焦虑,这也是人类面对应激的正常反应。只要能够随着时间,有所改善,或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,不在影响日常生活,并不需要特别的干预。而如果相反,焦虑症状持续时间过长,程度过大,达到焦虑障碍,就需要专业人士的干预了。

哀伤和抑郁

丧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,疫情之下,很多人的丧失是巨大和惨痛的。那些失去了亲人的人,疫情之后,即使一切恢复如常,所爱的人却永远回不来了。存活下来的那一个,如何去面对曾经满满的回忆,似乎空气里还留存的气息。有多少次会被无限的自责和内疚折磨,如果当时不是怎样,我多做了什么,也许结果就不会是这样。(幸存者内疚)也有多少不能意识和表达的愤怒,为什么丢下我?

在疫情冲击下,经济萧条,很多人因此失去了工作,很多人收入受影响,我们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方式,社交暂停,封城之后,失去了自由。

哀伤是需要时间的,这些丧失能否被很好的处理,被很好地哀伤,决定了一个人心灵是否会愈合,重获自由。

如果一个人陷在丧失中不能自拔,哀伤不能完成会导致怎么样的结果?一百年前,弗洛伊德已经把答案在他的著名文章《哀伤与抑郁》(1917)中:个体投注在丧失客体身上的力比多( libido)能量,不能释放。会让个体在无意识中认同客体,会让自己和客体不能分离,好像自己和客体成为一体,原本对于客体的恨转向自身,对客体的攻击变成了对自己的攻击。这样就导致了抑郁。

举一个抑郁症的例子,比如一个被家暴中的孩子,家长是施暴者,同时也是孩子主要的抚养人,是孩子早期唯一可以爱的人,但是又给了孩子无限的痛苦,久而久之,痛苦产生憎恨,原本的爱的对象也成为了恨的对象。这样爱恨交织,往往让心智不够成熟的孩子没法承受,而恨似乎又是一种不好和不应该有的感受。所以恨的情绪被压抑,转向自己,恨自己似乎比恨家人要来得更能被接受一些。我们看到抑郁症的患者身上有三低的表现:情绪低落,兴趣减低,精力体力下降等等,甚至会有自杀自伤行为。如果自己伤了,甚至死了,对于家人也是一种最好的报复。当然这些都是在无意识里完成的。弗洛伊德说:哀伤是意识化的而抑郁无意识的过程。

创伤化:

在疫情之下要避免创伤化的产生。创伤者内在的丧失体验,失去基本的安全感,与内在共情客体的联结被损伤或摧毁,甚至会产生灭绝焦虑: 丧失自己的恐惧。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(PTSD)的病例会出现闪回,回避行为,警觉性增高,噩梦等创伤相关症状。在跟创伤病人心理干预工作的过程中,很容易发现他们原本经历中的创伤体验被现在经历的创伤所激活。所谓新伤引起旧痛。

一个好的创伤工作,只处理新伤是不够的,要帮助来访者在疏导情绪的过程中,让他明白跟以往创伤的连接,从而达到修通。

提高心理弹性:

心理弹性是在暴露于重大灾难的背景下: 我们个人和在团体中,在心理、社交、文化和生理资源上找到方法来维持我们的身心健康, 以有意义的方式协调这些资源的一种能力。

就像一个皮球,在平时的时候受到小的压力可以轻松弹起,但是当疫情压力来临的时候,皮球会被压扁,压爆,还是可以逐渐恢复到原来的状态?每个人恢复的时间,程度是不一样的,人的心理状态也是一样。

如果一个从小被养育得很好的个体,有很好的家人关系的滋养,遇到困难,危险,有被帮助和支持的体验,这样的个体容易形成很好的心理弹性。当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,也能倾向于尽快找到支持自己的资源。而一个缺乏好的内在滋养的个体,也会缺乏运用内在和外在资源的能力,在疫情下,容易陷入一种心理耗竭状态,甚至深深绝望的状态。

疫情下,要重视团体的力量。要注重利用网络保持和周围人的连接,避免陷入完全孤立状态。在团体中获得身份认同,情感支持,实际帮助和有用的信息。

增强心理弹性,加固内在房子:

我们每个人的心灵世界,可以想象成一个内在的房子。人格结构,像是房子的构成。你拥有一个坚实的砖瓦房还是一个到处走风的茅草屋,直接影响我们对于外界危机和灾难的应对。

爱的支持系统组成了我们内在房子的地基,事业理想是房子的梁,兴趣爱好成为硬装软装,那你,有没有开始照顾自己内在的房子?而有一些悲哀的解释是地基在很小的时候已经打下,早期得到的爱的质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,改变被非一朝一夕。心理治疗可以帮助重新去打理这个房子,在和治疗师的关系中,修正来访者不良的情感体验,逐渐地,来访者把和治疗师互动中体验的新的关系模式运用到自己的生活中,从而建立新的,健康的关系模式。

Ø 爱的支持系统,友情,亲情,爱情

Ø 事业,理想

Ø 爱好(音乐,运动)

Ø 心理治疗

精神分析心理治疗

我们人的心智像是一作冰山,而浮出水面的意识往往只是冰山一角。而无意识的冲突却往往导致了精神的痛苦。无意识存在于梦,口误笔误,以及我们自己都不能理解的行为等等。自18世纪90年代初,奥地利医生佛洛依德开始探索精神分析以来,精神分析治疗已经发展了近百年,用于治疗抑郁,焦虑,神经症等多种心理障碍。

在精神分析过程中,分析师会让来访者躺在躺椅上,自由联想,不加限制地讲出在他脑海中的各种想法,包括现实,幻想,梦,童年记忆等等。分析师坐在躺椅的后面,对来访者的素材进行分析,为了提供足够保护的空间来帮助来访者进行心灵探索,经典的精神分析一般需要高频,每周4次,持续数年。分析师会通过让来访者自由联想,解释防御和移情,以及释梦等帮助来访者理解他们的行为,症状背后的意义,病理的人际关系模式等,最终缓解症状,解决心理问题。

 图为弗洛伊德博物馆内弗洛伊德用过的躺椅

在伦敦地区招募躺椅高频精神分析来访者:

年龄:20-60岁, (1-2名),愿意投入每周4次躺椅分析,每次50分钟,至少一年,语言:英文或中文普通话,费用:低费,面谈。

地址:工作室在北伦敦,NW3,Jubilee line,地铁5分钟,请慎重考虑通勤时间。

招募时间2020年4月5月,合适的来访者可以先给与zoom心理支持。

有意者请邮件联系,并简单写明大致个人情况,包括:


姓名,性别,年龄,工作/学习情况,婚否,有无孩子,居住大概区域,能在伦敦定居时长(签证)如果来接受高频分析(一周四次)可以来的工作日可能时间段你和父母的关系,和伴侣的关系你想解决的主要心理问题
应招者会被邀请接受Zoom1-2次评估访谈,费用60磅

联系方式:
薛莹医生邮箱: yingxuedoc@hotmail.com

希望您转发给身边的朋友,您善意的举动会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接受到帮助。

阅读原文到跑动英伦网站! 

Close Menu